lfl女士内衣橄榄球 内衣橄榄球赛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首 頁 關于浩博 浩博淵源 律師團隊 業務領域 新聞動態 律師咨詢 浩博風采 聯系我們
 浩博風采
律師接待當事人的技巧

作者:楡林頭人

      律師行業服務應是有“辯”無類。猶如孔子的“有教無類”。面對形形色色的當事人,要給他們有個定位,區別對待。

      我們遇見的當事人良莠不齊,形形色色。有人說律師分君子律師、小人律師、歹人律師。我們面對的當事人也是分三六九等,有君子、小人和歹人之分的。我們這里說的小人,不做貶義解釋。是相對君子而言的。

      君子喻以義,小人喻以利。君子一般有無私無畏等思想境界。品格高貴,可以為國犧牲,可以殉道。小人一般都是俗人。大部分人還是俗人。對思想境界和情操不能有太高的要求。一句話,大多為稻粱謀。小人和歹人不一樣。歹人情操低下,損人利己,甚至犯奸坐科。就是老百姓說的“壞心眼”的,心理陰暗。甚至是社會渣子那樣的。

      對有些當事人,經過一定的服務了解后,談話可以深入點兒,放開點兒;對有些當事人就得拿捏點兒,甚至還要防著點兒。一旦生變,他們有可能把律師“咬”進去。

      把每個案件都做成精品,那是不可能的。這也跟當事人的素質有關。他們對律師行業不理解。就像張某案一樣,總是有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覺。他這個案子完全可以做的更好。但是這個當事人及他們的家屬不行。境界達不到。絕對不是那種即使把牢底坐穿也要換一身清白的人。他只是說讓我少蹲兩年,早點出來就行。

      還有的當事人想贏這場官司。會隱瞞一些情況,趨利避害。不全面提供案件的相關材料或者重要證據。因為這些往往都是對他們不利的。但是,對方當事人會把這些像炸彈一樣在庭上拋過來。這很不利于律師做好全面的應戰準備。剛剛開庭的一個行政訴案件,從實體上看,工商局注冊登記百分之百沒有問題。是非清楚。開庭才知道,對方還有對他不利的證據。本來是黑白分明的案子,現在變成一個說黑不黑,說白不白的灰色案子。難度增加。和律師接案時掌握的情況截然不同。

       黑白分明的案件不用做什么投入,現在不同了。對于灰色案件,法官的自由裁量權就大了。你不做工作,對方也要做工作,那么法院屁股就可以坐歪一點,就有可能在“本院認為”上給說的偏一點。如果出現這些情況,應及時向當事人指出和原來的情況為什么不同。

       因此,我們在在接談當事人時,一定要向他們講清楚。我是基于你現在的證據,作出的一個基本的判斷和預測。如果今后發生什么變化(缺失或隱瞞重要證據),難度就增加了,不容易處理。

      上述是“黑白”案件轉化為“灰色”案件。這樣的當事人心懷不坦蕩。有點兒奸商味道。拿著做買賣那一套來對待律師了。什么事不給律師說清楚。總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講,不利的東西不講。非到開庭的時,讓對方把一些不利的證據擺在我們律師面前,給律師個突然襲擊。這就跟打仗一樣,我們長驅直入,孤軍深入。以為前面的敵情已經掌握,必勝無疑。結果偵查情報和現實情況不一樣。偵查時,對方是一個排,一個連,實際上是一個團。這實力怎么給對方比。認為可以的證據,讓對方的反證據一下就否了。他們反過來埋怨律師。不說自己當初給律師提供的材料是否真實、全面。所以,對當事人分門別類的區別對待特別重要。

      對于想急于知道案件結果的當事人,不能輕易回復他。尤其接案之初,光聽當事人一家之言,沒有全面了解案情。不能輕易說結果。要等他們辦了委托手續,才能全面的了解你的情況。像去醫院看病一樣,掛了號才能給病人診斷、檢查,最后出結果。還沒有掛號的,就問結果。各種檢驗結果沒有出來,我們怎么判斷你是什么病。我又不是相面的,看臉知道你是什么病。那是不可能。種種理由都能給他們解釋的。

       昨天有個有關職業病要求賠償的問題。問能賠償多少錢?我們的律師告訴他,十來萬吧!他一聽很不高興。十來萬肯定沒有問題,甚至二三十萬也打不住。這也他早就預見的,鬧也得鬧出三四十萬來,還找律師干嘛。怎么能這樣說呢?首先告訴他,我們律師說出來的話都得有依據,不能亂說。現在你的情況還不到能談整個訴訟標的的時候,好多東西沒有辦法算。比如骨髓炎到底是怎么回事造成的?現在需不需要治療?后續費用還需多少?會不會復發?傷殘鑒定還在復檢中,還沒有出結果。還有就是誤工費,究竟誤工多久,現在都不確定。不能核算具體數目。有的是分階段來實現的,有的是一次性實現的,有的是附帶條件的等一系列問題。得給他講清楚。給他來個“云”談話。他一聽,也是,這怎么能回答呢?而且顯得你預測了很多事。律師不能過早的交代案件的結局。

        能否與當事人共謀、策劃訴訟方案?也要看當事人的境界,君子一樣的當事人就可以。當然,我們和當事人接觸的時間很短。沒有一定的社會經驗,一時很難判斷。所以,保守一點,寧右勿左。不要冒進。不要過高的估計當事人的操守和品質。

       當事人一般是不能參與案件策劃的。當事人把大概的理由和想達到的目標以及對時機有沒有要求等告訴律師。律師根據當事人的要求和提交的材料做好大致方案,讓當事人來決策。否則,律師充其量是一個給他出主意,啟發他的人。還能對律師尊重嗎?

       與當事人共謀一般會出現案件泄密的大問題。香腸吃著好吃,但是制作的過程不能看,看了就不想吃了。有些訴訟的制作過程也是如此。不是個陽光工程,不足與外人道。案件涉及的私人關系,被當事人知道的一清二楚。結果案子還沒有接呢,或者接了案子,官司還沒有打呢,當事人已經抓住你的短處了。等官司一完,找你退錢吧。

       還有就一起吃飯,當事人要法官電話,越過律師直接找。當然,有素質的法官不會直接給當事人打交道。真有那沒有素質的法官,越過你。還有的當事人給你錄音。所以,不能給他們說那么多。讓他知道我們按正常的法律程序走。其它的事他們真沒有必要知道。好多律師愛炫耀這些。這是很麻煩的。這是千萬要注意的。

      跟當事人的話不能多了,更不能把你的老底兒全抖出去。讓他知道你有根深蒂固的關系,但是不能讓他知道很具體。尤其這小城市。有點兒事都就知道了。讓他們省省心,知道結果就行了。對到處打聽非要知道的當事人要留個心眼兒。這種事不能說個個都會發生,但有一個你就追悔無及。

      年輕律師在接待當事人時,在很多方面都會表現出一種不成熟,給人以不信任感。使其在與當事人溝通時產生很多障礙。如:言行舉止、氣質、業務素質等方面。當事人一接觸,他就能判斷你這個律師行不行。昨天,我派一位實習律師接待了一個交通事故案件的當事人。這個當事人對這位實習律師就很不滿意。感覺這個律師很幼稚,還沒有他成熟呢,由他去談判,行不行?該律師可能在他面前表現出了對業務的不專業。一句話,就是新兵。這個是年輕律師的一個大忌。所以,就提倡你們起碼在著裝上來改變。

       對有些新律師的著裝我不很滿意。有的著裝寬松、隨意,給人感覺浮、不穩當;有的著裝就是幼稚。正裝對你們來說,比對我要重要。老律師的成熟、穩重及豐富的內涵足以掩蓋著裝的不足。好多案子讓我一談就能談妥,該走的也不走了。你們要是談,談一個跑一個,該留的也留不住。必須要把那種內在的城府讓人家感覺出來。讓人家看你像一座山,穩如泰山嘛!給人以震撼的感覺。就像拜佛一樣。一句話也不說,人們照樣信她,拜她。

      學律師,首先學外表。我們不可能像佛那樣富態。但是從服裝上得找補回來。年輕律師一定要把自己打扮出那種少年老成來。學律師得學像了。

      說話要沉穩,語速要慢。年輕律師總是急于和當事人多說話。甚至想顯擺一下自己。潛意識里光怕別人瞧不起,光怕別人說咱年輕,說咱不懂,是個實習的。其實真的話不在多。此時一定要想好說什么?按規矩說話。依什么法?是什么果。觀點1、2、3,這樣才像一個律師在說話。

       除了服裝、語速和談話內容上,還有一個培養內在的成熟氣質。像我們一些成熟的律師,服裝也好,語速也好,即使不怎么講究,他們也不會覺得我們不成熟。因為已經具有那種沉穩的氣質了。你們年輕律師不行,一定從這方面來彌補,裝也得裝的像一點。

       對長篇大論的當事人如何制止、打斷。這是個具體的、微觀的問題。要讓當事人知道律師時間是很寶貴的。咨詢都要收費的,我很忙。要給當事人這種感覺。話說的越少,越顯得沉穩老練。反過來,對你也就尊重了。年輕人,言多必失。不要他們問什么就說什么。更不能肚子里藏不住話,光想給當事人傾訴,婆婆媽媽的。

       對待長篇大論的當事人,不能一概不聽,否則不知道他是不是長篇大論。但是一聽就發現,包子餡太厚,跟城墻一樣。這還有完嗎?感覺他在給你鋪天蓋地的“云談話”的時候,你就應該告訴他,你這樣的談話,容易把你的很有價值的一些要點都沖淡了,反到讓我們忽視了,你也忽視了。這就跟一塊兒糖放在水里了,一直兌水,糖就沖淡了。你別這樣說。你先把你認為最有理的幾條告訴我。比如他說,他先打我了。我們就接著問他:怎么打的?以問帶答。這樣我們就掌握了主動權了。談話的主動權要抓住。

       等他講完一條,接著問他第二條——證據是什么?或者他說對方違約了,那么就告訴他把合同拿來。這就開始說事了。如果他還是堅持說前因后果。你就給他說,咱先把這些談完了,我聽聽你的官司能不能贏?能不能打?我們再分析你有沒有談這個過程的必要。他一聽也覺得有道理。等這些都談完了,他要再說其它的,完全可以告訴他,這個案情我們已經明白了,不用再說了。把這個主動權馬上就引過來了。

       我問什么你說什么,按照我們那種思維走。要循循善誘。

       千萬不要和當事人信馬由韁的聊,律師不是心理醫生。

   
                
copyright © 河北浩博律師事務所 地址:河北省邯鄲市和平路396號財富大廈5A 郵編:056001 冀ICP備17017376號-1 設計制作:東宇網絡
電話:0310-5766860 傳真:0310-5766860-8080 通用網址:浩博律師 http://www.hopelawfarm.com 
内衣橄榄球赛